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蓬佩奧:從今以后,中國是美國的主要敵人!中美關系跌至最低!

2020.07.30

蓬佩奧:從今以后,中國是美國的主要敵人


據俄羅斯《觀點報》網站7月25日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歷史性講話,這堪比1946年丘吉爾的冷戰演講。

蓬佩奧闡述了奮戰到底的不可調和的斗爭——只不過如今敵人不是莫斯科,而是北京。相反,美國千方百計試圖將俄羅斯拉攏到自己的聯盟中。


報道指出,然而克里姆林宮拒絕了蓬佩奧的號召,稱中國是“盟友”,是俄方構建“特殊伙伴關系”的國家。
經濟學家安東·柳比奇稱,蓬佩奧的講話是對中國的冷戰宣言。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瓦西里·卡申稱,嚴格來說,蓬佩奧的講話不是第一個對華冷戰宣言。此前美國副總統彭斯也發表過類似講話。美國還對戰略文件作出修改,其中將中國作為與俄相提并論的敵人。
卡申對《觀點報》說:“不過,蓬佩奧的講話在激烈程度上超過先前所有。它在美國關閉中國領事館的風波背景下發表。從今以后,中國是美國的主要敵人?!?br/>但是,新冷戰的結局無法預測,因為除核武器外,中國在各方面都強于與美國對抗之初的蘇聯??ㄉ暾J為,“而美國被最嚴峻的經濟、人文和政治危機籠罩。完全不清楚美國將如何擺脫這一危機。因此對華盛頓而言,新冷戰的初始條件遠不如上次冷戰”。


中美關系為何跌至數十年最低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7月25日發表題為《中美關系為何跌至幾十年來最低點》的文章;西班牙《國家報》網站7月26日發表文章題為《美國VS中國:新冷戰的舞臺》的文章,根據兩篇文章的主要內容整編如下:



① 事態升級的重大意義

最近兩周,中美之間的摩擦、沖突、威脅和制裁、關閉領事館、間諜行為指控以及旅行禁令近乎瘋狂,一方有任何動作,另一方都會以完全且令人憂慮的對等性動作進行回應。這場危險決斗的節奏越來越緊張,持續時間越來越長,結局也更加難以預料。而且,在5G技術選擇、防御系統決定或者國際決議票決問題上,其他國家面臨著像冷戰時期的選邊站威脅。
然而,這與20世紀下半葉發生的冷戰相比有著根本區別。蘇聯從來都不是像中國這樣的經濟強國,而且當時對立的美蘇兩國也并不像現在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那樣,在金融和生產方面如此聯系緊密。
中美之間的摩擦已經達到無人可以忽視其影響的程度。中國外長王毅最近承認,中美關系面臨建交以來最嚴重的挑戰。美國總統特朗普稱:“與中國的關系正受到嚴重損害?!?br/>

②事態升級的原因
中國與特朗普政府“美國優先”民族主義的沖突越來越多地受到一種意識形態世界觀的影響,這種世界觀浸透了蓬佩奧23日發表的涉華講話。在讓人想起冷戰的言論中,蓬佩奧指責中國謀求全球支配地位,并把中美競爭說成自由與壓迫之間的生存斗爭。
這一緊張局勢基于巨大的互不信任、歷史和意識形態根源,雙方圍繞新冠病毒的起源和管理的互相指責。
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聲稱,中國所有的外交機構都開展“經濟間諜活動”和擴大影響力行動,而休斯敦總領館是“最嚴重的違規者之一”。
北京一直否認這些指控,稱之為“惡意的污蔑”。
特朗普政府的批評人士對關閉休斯敦總領館的意義和時機心存疑惑。奧巴馬執政時期在國務院主管亞洲事務的丹尼爾·拉塞爾說它“有點本末倒置的感覺”,認為它至少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在11月大選前轉移人們對特朗普總統政治困境的注意力。


③中美關系現處于最低點

矛盾的是,這一嚴重惡化是在兩國于1月15日在一片掌聲和歡呼中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剛滿6個月后發生的。
新冠肺炎疫情使這一協議前途未卜,并讓協議簽署所掩蓋的緊張局勢再度回歸。顯然,這種競爭是系統性的,并擴大到所有領域。
兩國競爭全球影響力——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美國要維持其作為超級大國的分量;競爭人工智能、電動汽車等領域的創新;競爭太空探索——兩國先后發射火星探測器;競爭超現代化軍備,無論是核武器、常規武器還是量子武器?,F在,在疫苗研發上也展開了競爭。
中美之間關系,正處于尼克松總統1972年著手推動中美關系正?;詠淼淖畹忘c。
在技術領域,圍繞華為的爭端一年多以來持續不斷。美國懷疑華為在5G終端或網絡方面充當“特洛伊木馬”;在這場爭端中,華盛頓向其盟友施壓,要求它們拒絕中國的方案,北京則認為這是蓄意打壓一個行業領先的競爭者。
只有經貿協議目前仍在落實中,盡管特朗普已經表示他沒有興趣推進第二階段協議。


④強行脫鉤的可能性不大

全面沖突遠非中美兩國本意,畢竟它們擁有世界最強的兩支軍隊。而且,無論雙方是否愿意,兩國經濟都處于緊密相連的狀態。
王毅本月對中美學者發表演講稱:“有人說,中美關系已回不到過去……不意味著可以不顧實際強行脫鉤?!?br/>從短期來看,美國大選前估計會呈現危險的緊張局勢。中方似乎并不希望沖突升級,分析人士一致認為特朗普總統不想看到嚴重對抗,肯定不想看到軍事對抗。
雖然損害可能已經造成,但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認為,過去兩年的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影響相對有限,影響最大的是中國社會的心理。他說,我們過去對美國的印象是民主、自由、開放、規則等正面詞語,現在這些正面的形象蕩然無存。

亚洲综合图片区